小癸

一些甜段子2

※演艺圈梗
※全员向
※OOC注意

5.
有一件事连先生一直不明白。
自从在联欢会上第一次见到阿若后,就接到了无数和阿若有对手戏的通告呢。虽然很开心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直到有一天连先生找助理萤草时,发现自家彪悍(划掉)可爱的助理竟然和公司的老狐狸(划掉)总经理安倍晴明以及阿若的助理小桃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不不不我可爱的小草草和小桃桃你们不能堕落啊!!!
怎么能和那条老狐狸混在一起?!
连先生想默默地离开,偷听毕竟不太好嘛。
然而风把安倍晴明的话清晰地传过来:“果然把阿连和小若若凑成CP是个正确的选择,人气大涨呢!你们的提议很好,加工资!”
萤草和小桃却摇头继而慷慨激昂道:“我们的目的不是钱,而是连先生和阿若之间热烈的基情!!!”
……
我的助理是不是……传说中的神助攻?

6.
最近流行一支叫《*乐净土》的舞蹈呢。
阿若的助理小桃强烈要求阿若学习跳此神舞,据说一定会吸引粉丝。
阿若是个爱粉丝的好偶像,所以在听小桃说一定会被粉丝们好好疼爱的时候,他妥协了。
    布景赞助:樱小姐
    音乐:孟婆、源博雅
    舞蹈指导:神乐
连先生在看过视频后拜倒在阿若的石榴裙下跪舔大白腿,并吩咐助理萤草快去买一点儿红枣枸杞什么的补补血,然后萤草表示:“老师我觉得红枣枸杞已经救不了你了,你还是告诉我一下你的血型,我去买血袋好了。”

7.
阿若私下有时会穿女装,已经被拍到好几次了。
连先生不解,这样难道不会被怀疑性别然后被黑什么的?
可是阿若非但没掉粉,还涨了几万。
阿若对于连先生的问题表示无语:“难道你都不会了解了解我出道的原因吗?人家原来是coser啊”
连先生依然不解:“和你女装有什么必然原因吗?”
看着一脸迷茫的连先生,阿若无奈地带他来到了当地的一个漫展。说:“你需要早日踏进社会。”
一小时后,连先生被男厕所里一群身着女仆装的正宗汉子刷新了三观。

8.
阿若代言了一个牌子的眼影。
漂亮的水红色把少年衬托得楚楚动人,一下吸引了大量消费者。
但是,产品的评价却不太好。
“涂完后我的眼睛像肿了一样。”
“皮肤黑,用了像没用一样。”
“还不如用腮红呢。”
……
本来只是一些小问题,但是却被一些不良媒体夸张,直指阿若代言低质量产品。
舆论铺天盖地,阿若深受打击。
连先生十分心疼,愤慨地公开表示:
“没办法,我老婆太美,画什么妆都好看。”
吃瓜群众表示:“我明明是来八卦的怎么被塞了一嘴狗粮?”



关于般若的极乐净土,B站真的是有视频的。
av9570990
画质感人,但腿真的好美啊~
另外,我要开学了,这是开学前的最后一更,四个月后见(会被遗忘吧)

结·空

※OOC注意
※双结局注意
※本篇回忆杀注意

叁·探梦
一目连找到蝴蝶精。
“我……想要看一个妖怪的记忆。”
“如果是您的话,当然可以。”蝴蝶精乖巧地拿出手鼓:“那么,是谁的呢?”
一目连沉吟道:“般若,恶鬼般若。”

蝴蝶精拍了拍手鼓:“……好的,一目连大人。”
一目连闭上了眼睛。
龙在一目连的身边乱窜,蝴蝶精笑道:“把你家主人吵醒,可是会挨骂的哟!”
在般若被掩埋的记忆里,是一片树林。
浓荫下,一群孩子正在玩闹。
“那、那么,我要开始数了哦。”
一个金发的小妖怪面对着树干闭眼数数,看样子他们是在玩捉迷藏。
小妖怪很老实地从一数到一百,那几个人类孩子却坏笑着跑回村庄,估计是回家了。
忽然,小妖怪旁边的草丛中传出了尖叫。
小妖怪赶快拨开草丛,这才看见是个小男孩被草丛中的荆棘刺中了。
小妖怪心急地围着男孩团团转,他知道自己长相丑陋,去村子里会吓到别人,只好冲着空气大喊。
“大家不要躲了,有人受伤了,快送他回村子。”
男孩抽着凉气答道:“他们早就跑回家了。”
小妖怪黯然道:“大家……又丢下我了啊……”
男孩有点同情地问:“你没有朋友么?”
小妖怪摇摇头,道:“没有……大家都嫌我丑……”
男孩强做出一个笑容,道:“最重要的不是外表,而是心。你的心灵很美的,我愿意做你的朋友。”
小妖怪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:“真的?”
男孩点点头。
“太好了,我叫般若,你呢?”
“我是成平。”
于是,小妖怪背着男孩,在村民的指指点点下把男孩送回了家。

黄昏时,小妖怪走进神社,虔诚地跪下来,双手合十。
“风神大人,我终于有了一个人类朋友,我很珍惜他,但是人类太脆弱了,一株荆棘都会伤到他们,我怕我会失去他。所以,我愿意永远的侍奉您,以祈求您保佑我的朋友。”
风神现出真身,温柔地摸了摸小妖怪的头。
“我只是个风神,不能保佑他可以无病无灾,但是既然你愿意侍奉我,我便保佑他的村庄风调雨顺,年年丰收。”
保佑村民本来就是自己的责任,没想到还白收了个神侍。风神大人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。
或者说,小妖怪太傻了。
小妖怪很乖,比萤草还勤快。只是第一天来神社而已,就对神社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做了大扫除。
风神大人对着自己一尘不染的神社表示不习惯。他笑眯眯地摸了摸小妖怪的脑袋,道:“你可真是个好孩子啊。”
小妖怪的脸变得通红。
好吧,还是个腼腆的孩子。

TBC.
下一篇还是回忆杀,注意避雷。

一些甜段子

※演艺圈梗
※全员向
※主连若
※我实在习惯不了在现实中叫那些古风得中二的名字,所以做了改动。
1.误会
连先生第一次见到阿若,是在公司联谊上。
不得不说,阿若非常美丽。和太阳一样颜色的卷发和眸子十分耀眼。阿若“她”穿着鲜红的超短裙,露出一双又细又长的腿。
嗯,有潜力。
连先生问助理萤草:“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
萤草眨眨眼睛,道:“老师,你是说阿若么?他是男孩子哟。”
后来连先生想起来,好像就是那天,自己就弯了。
2.合作
连先生和阿若第一次合作,是一部名为《*阳师》的电视剧。
连先生拿了甜甜圈给阿若吃,却被这个任性的新人还了回来。
“连先生你被骗了啦,这个一点儿也不好吃!”
那时连先生犯了鼻炎,鼻子不通气,一点味道也没闻到。
“你尝尝。”
连先生拿起最上面的一块,绿色的应该是抹茶。
连先生把它塞进嘴里,还没细嚼就感到有什么东西霸道地冲到百汇穴,想从七窍冒出来。
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
阿若问:“鼻子通了么?”
“……通了。”
3.绯闻
初夜后的早晨,连先生在二楼厨房做饭,犯起床气的阿若扶着腰坐在一楼客厅里。
连先生正在思考煎蛋里要不要加黄油时,手机响了。
“喂?”
“老师您准备好了么?”
!!!
完了今天有采访,约好了在自己家做!
昨天那啥完了就给忘了!
“等等,你你你让她等会儿……”
“可是我们就在门口了……”
“叮咚一一”
连先生匆匆下楼后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:
阿若穿着睡衣,一脸不爽地说“你哪位啊?”
4.宠物
在一起很久后,连先生决定养宠物。
对此,阿若表示:“我绝对是猫控的!”
连先生举起一只二哈,道:“可我已经买了狗啊~”
阿若对连先生的先斩后奏非常不满,在他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后,连先生终于说:“想要猫?”
当晚,阿若被强迫戴上毛茸茸的猫耳朵、猫尾巴、猫爪子被连先生吃.干.抹.净了
二哈:汪?

结·空

※OOC注意
※双结局注意
※主CP连若,副CP狗崽,夜青
贰·相交
少年金色的眸子闪过寒光。
但随即,般若收起利爪,拭去脸上的血迹,换上一副讨喜的笑面,转头用裹了蜜糖的声音道:“我道是哪位这么清闲,来管别的妖怪的事,原来是一目连大人啊。”
一目连微微侧首,道:“你为何要杀无辜之人?”
“没有为什么,我不过一只恶鬼,想杀就杀了。倒是前风神大人,您若连妖怪杀人都看不惯,管这管那,那以后可忙不过来了。”
般若故意把“前”字咬得很重。
一目连的脸色沉了下去。
半晌,他才开口道:“不管他和你有什么过节,都已经过去了,你为什么不能放下呢?”
少年信步走到一目连面前,满面笑容。
“放下?怎么放下?”
一目连道:“你已经杀了他了。”
“我不过拿走了他那条贱命,怎么够消我的气,再说了……”
般若扬手揪住一目连的衣领,一字一句道:“我跟你很熟么?轮得到你管我?”
“风神大人,别多管闲事。”
少年松开手,又露出笑容,走到窗边背对着一目连挥挥手。
“再见了,风神大人。”
雅间内只剩下一个妖怪和一具尸体。
一目连抚摸着伏在肩头的蛟龙。
良久,他温柔低沉的嗓音响起。
“那孩子……把我忘了呢。”

“一目连大人,般若真的变成恶鬼了么?”
残破的神社里,绑着马尾的萤草仰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,可怜巴巴地问一目连。
一目连温柔地摸摸少女的脑袋,道:“般若他……只是忘了我们而已。”
“可是他杀人了!他以前一直都是个好孩子的!”
“他是有苦衷的。好了,萤草,先睡觉吧。”
一目连哄睡了萤草,披了外袍走出神社,惊醒了卧在屋梁上的龙。
“抱歉吵醒你了,陪我去找个人吧。”
般若溜溜达达地回到林子里,妖狐和夜叉正在喝酒呢。
“两个没良心的,喝了我那么多酒,自己有酒了也不给我留点儿。”
妖狐摘了面具,双颊绯红。他打了个酒嗝,道:“哎,谁让你回来那么晚啊。”
般若哼道:“碰到个碍事的,耽误了会儿。”
他找了个干净点儿的地方坐下:“不提他,心烦。你俩不是要打么,怎么又一起喝酒了?”
“怎么可能打,要打的话这片林子就保不住了。”妖狐把空了的酒坛扔掉,舒舒服服地枕着小臂,阖上双眼。
夜叉还在嘟囔着青坊主什么的。
般若挨着妖狐躺下,打了个哈欠。
一树樱花遮住了深蓝的天。
不知为何,般若想起了一目连那头长发。
真是的,那么好的一个妖怪,怎么能跟自己这种坏了坯子的东西扯上关系呢。

TBC.
嗯我偏爱般若小天使,以及下章回忆杀注意。

结·空

壹·恶友
※OOC注意
※双结局注意
※主CP连若,副CP狗崽,夜青

般若倚在树上,往嘴里灌着酒。
酒是好酒,带着樱花的香气和雪的清冽,可惜不够烈。
遗憾地刮刮碗沿,金发的少年忽地一掷,正正砸在一青年模样的妖怪脚下。
“喂,你搞什么?”
那妖怪一身戾气,紫色的长发上沾了血迹,正是恶妖夜叉。
然而今天的夜叉不同于以往,看起来有点儿烦躁。
“怎么了?今天没杀够人么?”
般若敏感地察觉到好友的心情不太对,跃下树揪了揪夜叉的长发。
夜叉虽然喜杀戮,对友人脾气却缓和了不少,臭着脸道:“本大爷刚屠村屠了一半,碰上个蓄发僧人,神神叨叨了半天,烦死了!说什么‘汝乃有佛缘者,何不潜心修行,却要自断前路’要本大爷好好修行赎罪,本大爷仔细一看,他不过也是个妖怪,就让他滚,结果他居然往地上一坐,念上经了。我没设防,妖力就弱了,头也晕了,哪还能心情好?”
般若听完笑得打跌。夜叉又道:“都说和尚这好那好,结果我第一次看见和尚,还是堕妖的和尚,印象一点都不好。”
“人家说的好对咱们来说就是不好啦,傻子。你肯定是碰到‘青坊主’了,那家伙爱管闲事……”刚刚笑得明媚的面容忽然凝固,啐道:“多事。”
夜叉正欲大骂特骂,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搔了搔他的喉咙。
尾巴的主人笑道:“聊什么这么开心?带小生一个。”
“妖狐你先把你那把抵着我胸口的扇子拿开再聊天。”
待妖狐听了夜叉口干舌燥地又说一遍后,笑道“他说你有佛缘,他又是你见过的第一个和尚,指不定是他对你有意思呢。”
“你滚。”
“小生只是开玩笑,小叉叉你怎么能骂我呢?”
“别叫我小叉叉!”
般若好笑地看他们拌嘴乃至成功约架,弯了弯眼睛,转身大摇大摆地负手离开。
“诶?小若若你就走了啊?”
般若向后挥挥手,道“那人此生到岁数了,我玩玩去。”

刻意敛去妖气的般若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美貌少年,在馆子里随便晃荡一圈就有许多人上前邀请。
但少年纤细白皙的手只搭上了那些人中最干黄的一只手,在众人嘘声中被那人抱上了二楼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……成平。”
“可有家室?”
“……有的。”
“你倒也实诚。”
金发的少年喘息着,眼神迷离,面色潮红。他勾起那人的下巴,听那人说“你真美。”时,目光一黯。
纤纤玉手刹那间变成利爪,毫不手软地穿透身上正要释放的男人的胸口。
“你一点儿也没变,只看重这副皮相。”
男人连尖叫都未出口,脸上还是一派淫乱。眼里却已落满尘埃。
般若嫌恶地穿好衣服,盯着男人未阖的双眼。
有什么落在地上,打湿了男人的手。
半晌,恶鬼啐道:“活该。”
一会儿,少年又说:“还是我找到了你啊,成平。”
还是我送走了你啊。
忽然,少年感觉后脊有风袭过。
背后,是个发若落樱,眸似碧空的年轻人,仅有的一只眼睛里盛着湿润的悲伤。
般若听见他的一声长叹一一
造孽啊一一

TBC.